暗夜日志(2月26日)

陈姊妹昨天谈到五医院一百多透析病人。她说,死了几个。一但感染必死无疑。我可以想象当前救治条件下,去医院透析,没有防护,很容易感染。感染就不能不隔离,隔离就没有透析,所以必死。陈姊妹就是透析病人,现在才告诉我们,让我和妻子都震惊。同工们决定把外地支援中最好的装备给一百多病人。

问题是怎么给?他们并不是一次来,医院保护隐私不会给联系方式。交给医院帮助发给,也不放心,怕他们忙了就搁置。肢体们就决定守在医院门口对进出人员逐个询问是否透析。感谢神!一天下来,来医院透析的七十九个病人全都领到最好的防护用品。他们也很认真听福音,一些人感谢耶稣。

协和医院附近滞留武汉人员食住不保的消息网络飞传。很多外地肢体昨晚来问并希望帮助他们。同工研究住宿问题时,教会一致愿意为他们租宾馆并解决吃的问题。但宾馆基本被征用,剩下的不一定会收留。这些人员聚集安排会不会引发感染扩散。这样安排,政府是否会干预不让?其他教会传来信息说,可以联系政府收救站帮助。也有义工答应帮助联系政府部门。但整体情况不明,我们就决定先去现场了解情况再定救助方案。 看见蹬在协和医院大门外的一个武汉中年人,我们上前问题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。他听说是教会来做慈善,态度比较温和。说“除了买不到吃的,没别的困难”。我们问了周围几个看上去流浪几个中青年。他们也说买不到吃的。有两个人需要被子,我们车上带了十几床,就给了两床他们。 武汉中年人说“他们那几个是流浪乞讨为生的游民,他们不愿意去政府的地方,那里很多神经病,也不自由”。我问他们几个,也是这样表示。都只想有吃的就够了 看来网上流传信息不实,他们基本都不是滞留武汉人员,是长期在武汉乞讨为生不缺钱的一类。但现在买不到吃的,这是真的。政府强制管理食品供应,任何商店都不对个人出售食品。他们每天为吃的发愁。这是一群懒惰的游民。 下午同工们炒了三十几份花饭和包菜,送过去给他们吃。政府知道网络疯传,下午就派警察封锁这一带。我们在附近寻找,找到几个,对他们讲福音,四个人愿意祷告主。也把热饭菜给他们。接着开车在汉口转了一个小时,剩余饭菜没发出去就回家了。

看来这群人不是没吃的,是不愿意去政府收救站。现在警察把他们驱散,我们也很难找到了。

胡姊妹小区群一个住户,不要口罩却要福音。这是果子来了,姊妹和肢体很兴奋。 小区群传福音送口罩工作很深入,许多人可能会成为福音果子。甚至一些社会志愿者也求助,他们立刻安排帮助。在武汉基层民众中间和一些其他教会兴起的肢体中间,这里如“约瑟家有粮”。能在福音上从容给予帮助。因为预备早,临到就不忙乱。福音工作在这群人身上稳步推进。

方舱焚化炉照片网上现在传出了,我们是很早就知道许多隔离区后面早就有。死的人太多,火葬场炉子早就不够用。人们看到照片,心里嘣凉,却不知道,不信主都要如此灭亡。

愤懑不愤懑,受害不受害,公义不公义,瘟疫中感染不感染,死不死。不信耶稣,都要留在神忿怒审判下。不传福音,我们有祸。传给他们不听,他们仍在祸中。

骆传道

  • 3